人物简介
王菊萍,女,1964年8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分局刑事侦查中心刑事科学技术室警务技术四级主任,浙江省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公安摄影协会理事。2019年9月,摄影作品《钢铁战士》获第27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评委会推荐奖;2019年9月,摄影作品《专注》获浙江公安第七届“东海卫士”书画摄影比赛二等奖;2020年9月,摄影作品《14天的守护》(组照)在第九届中国科普摄影大赛中获优秀奖。

她个头不高,一头短发,脸上总是流露着和蔼可亲的笑容;一身整洁的警服,背着由警用背包改成的摄影包,奔走采风的样子显得特别精神。这位被同事亲切地称为“菊萍姐姐”的民警叫王菊萍,是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分局刑事侦查中心刑事科学技术室警务技术四级主任,一位地地道道的摄影创作达人。

01

用镜头“聆听”战友的“声音”

这些年,不是在摄影创作的现场,就是在去摄影创作的路上。这是王菊萍在警队创作作品中最真实的写照。

王菊萍真正开始摄影创作,至今不过三四年,但与摄影结缘,却早在30多年前。1983年,王菊萍在浙江省人民警察学校读书时,就学习过“刑事照相”这门课程。当时她不仅学习照相,还学习暗房技术,在暗房红灯的照射下,控制影像制作过程的每一步骤,观看照片逐步成影,是一种别样的体验。自那以后,王菊萍便喜欢上了摄影。

一开始,她和所有初学者一样,拍些山水风光,后来渐渐地感觉到,花草山水虽美,但真正触动人心的还是那些背后有故事的照片。作为一名警营摄影爱好者,王菊萍决心将镜头对准身边的战友,用镜头记录和讴歌战友们的感人故事。

王菊萍是双警家庭,她既是民警,也是警嫂。从警35年,她和丈夫一直扎根在基层,朋友圈中大多是警察,听过太多也见过太多战友因公负伤被抢救,甚至因公牺牲在岗位上的事迹。身边的战友连续作战几天几夜没有合眼,或加班加点到次日凌晨的故事犹如“家常便饭”,作为警察、妻子、母亲、女儿的王菊萍更能体会到警队里、家庭中的那些“五味”。作为警营摄影爱好者,她用镜头画面让人们来了解警察、关心警察的心情尤为急迫。于是,王菊萍便开始收集受伤民警和警务辅助人员的各种资料,经常思考如何用自己的影像作品来体现公安民警的奉献和担当精神,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打那开始,无论局里有什么行动,或有什么突发事件,王菊萍总是随警作战,随时出现在第一现场,用镜头对准自己的战友,用画面记录每一个感人的瞬间和故事。

王菊萍说,身边的女性朋友外出时,不是挎包就是背包,包里不是化妆品就是小饰品。而她却与众不同,背的永远是用警用背包改成的摄影包,包里除了照相机就是器材的配套物品。因此,很多朋友都说她是游走在警队里的“发烧拍客”、“编外宣传员”。

没错,这样的评价有理有据。

一次周末休假,外出购物的王菊萍正帮朋友挑选衣服,突然从工作群中得知城边某河边有人被困,公安民警正在救援的消息。王菊萍立即拿起装有相机的背包就往停车场跑去,压根儿就没有时间与正在试衣间试衣服的好友告别。待赶到现场拍摄完成所有的救援照片后,她才想起自己的“糊涂”,于是赶紧给好友打电话解释。

用镜头“聆听”战友的“声音”,这是王菊萍摄影创作中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这些年,王菊萍坚持在摄影路上,用镜头“讲述”警队故事,用镜头“记载”每一幅警队里感人的画面,用镜头“传播”正能量,这一切不只是对摄影艺术的喜爱,更多的是内心深深的警察情结。

02

组照《钢铁战士》记录战友的故事

从警35年,王菊萍一直坚守在刑事科学技术岗位上,日常的工作总会与“受伤”有联系。

但公安民警、辅警在工作中受伤是难以预知的,王菊萍很难做到出现在民警受伤的第一现场。如何突破现场的制约,又能将这一主题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来呢?王菊萍陷入了思考。为拓宽思路,她请教知名摄影家,参加摄影研修班,以不断提高自己对影像的认知。

去年的一天,王菊萍偶然见到同事沈鎏涌手中拿着因公负伤手术后的CT影像片,她被CT显示的画面震惊了,“几枚钢钉连着钢板钉入腰椎,看着就能感受到钻心的痛!”这一次受到的震撼,使她脑中灵光一闪,她猛然想到,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有了灵感,王菊萍马上行动。在征得本人同意后,她拍摄了大量受伤民警、辅警肖像照,并借来民警、辅警们的CT影像片进行翻拍,最终用人物正面肖像和受伤时留下的CT影像片并置的形式,形成了作品。

在创作后期,为了让画面更有震撼力,王菊萍几天几夜构思着组照版面设计、标题文字的组织等。那段时间王菊萍除了工作时间外,一个人在办公室或者家里电脑前进行后期制作的精雕细琢,完全置身在自己的空间里。

经过不懈努力,最终这组名为《钢铁战士》的摄影组照作品创作完成。

2019年9月24日,“致敬英雄”丽水公安先进典型摄影展开展。作为此次影展的“重头戏”,组照作品《钢铁战士》摆在摄影展入口处最显眼的位置:8位公安民警和辅警的肖像照与黑白分明的CT影像并列,藏蓝色制服与“铮铮铁骨”相映,照片无言却颇显肃穆,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这组作品,正是王菊萍孜孜以求、厚积薄发的创作成果。

当然,这幅作品一经面世,便引起极大反响,得到广大观众的认可和称赞,而更多则是感动。

就在今年11月,王菊萍创作的这组《钢铁战士》摄影作品还被评为丽水市文艺精品创作项目。

《钢铁战士》的创作仍然在继续。今年以来,王菊萍将“钢铁战士”的“故事”延续记录,不仅继续将镜头对准丽水市公安民警、辅警,而且还向外市公安机关“发展”。就在前几天,王菊萍带着相机赶到嘉兴等地公安机关,相继拍摄了多个因公负伤的民警。王菊萍说,警队的“故事”在继续,自己的创作就会继续,记录英雄、讲述镜头里的故事,自己一直在路上。

《钢铁战士》

夏梦彬,男,1992年10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庆元县公安局警务辅助人员。2015年9月6日,在执行巡逻任务时,被肇事车辆撞伤,造成重型颅脑损伤,致颅脑九级伤残。

沈鎏涌,男,1978年7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民警。2018年6月9日,在处置警情过程中车辆侧翻,造成腰椎压缩性骨折,致八级伤残。

王冬,男,1975年12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公安局民警。2011年8月31日,在追捕逃犯时,所乘警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右肩粉碎性骨折,腰椎横突性骨折,致八级伤残。

张和敏,男,1986年6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公安分局民警。2020年7月6日,在追捕犯罪嫌疑人时,造成左胫骨平台骨折。

毛文哲,男,1983年10月出生,嘉兴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民警。2020年3月22日,在处置警情时,被嫌疑人损伤,造成右手小指骨骨折,骨囊肿。

季钰杰,男,1991年1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云和县公安局民警。2016年9月14日,在处置警情时造成左胫腓骨下段骨折,致九级伤残。

杨丽华,女,1978年7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警务辅助人员。2017年3月31日在执行公务时,造成腰椎爆裂性骨折,致九级伤残。

季金松,男,1978年7月出生,浙江省丽水市龙泉市公安局民警。2017年6月15日,在执行公务途中车辆发生事故,造成左肱骨骨折,致九级伤残。

高琦,女,1986年4月出生,嘉兴市公安局民警。2019年1月18日,在执行公务时,造成右胫骨骨折,十字韧带断裂,致八级伤残。

徐晓钢,男,1986年3月出生,嘉兴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民警。2019年4月20日,在执行公务时,造成左侧肱骨外髁及尺骨冠突骨折,左桡骨骨折。

金贤明,男,1982年6月出生,嘉兴市平湖市公安局民警。2010年6月11日,在勘察交通事故现场时,被肇事车辆撞伤,造成右胫腓骨下段粉碎性骨折,右耻骨下支粉碎性骨折,左膝胫骨平台粉碎性骨折,耻骨联合严重分离,头部外伤,左膝盖节半月板撕裂,致左下肢10级伤残,右下肢9级伤残。

03

她一直奔波在抗疫战场上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这个春天。当战‘疫’成为全民口中的关键词,作为守护民安的人民警察,始终冲锋在前,他们用日夜奋战铸就钢铁防线,守护百姓安康。疫不退,不言回,警徽闪耀,守望安宁!他们是最美的抗疫战士!”这是王菊萍在今年疫情期间创作完组照《疫情生活》《14天的守护》后的拍摄感言。

今年4月13日,王菊萍再次来到位于丽水市区的隔离观察点。她对之前拍摄的照片并不满意,此次前来便是为了再拍一次公安民警执勤的照片。疫情的影响正逐渐淡去,但仍有这么一批鲜为人知的奉献者,坚守在战“疫”岗位上。

疫情发生后,王菊萍常常趁着工作间隙与休息时间,奔波在拍摄路上。她要用手中的镜头记录这场疫情中,公安民警、辅警夜以继日坚守岗位的感人瞬间。

“那些日子,看着身边的战友放弃休假,日夜守护在战‘疫’一线,心里总有种莫名的心疼和感动。他们真的很辛苦,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我总觉得自己有责任给他们拍点东西。”谈起她拍摄的民警战“疫”主题组照时,王菊萍说。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王菊萍在拍摄公安民警防控疫情背后的危险与艰辛。那段时间,同样作为疫情防控民警,王菊萍也要执勤,但只要轮到休息,她就会背着相机继续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用镜头记录战友们最美的瞬间与身影。很多时候,她渴了就喝冰冷的矿泉水,饿了就啃几口面包或者方便面。王菊萍说,最美最能打动人的画面总是在瞬间,我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感人的画面。

在疫情形势严峻的那些日子,王菊萍几乎是家里、单位、疫情防控岗位“三点”跑,很多时候考虑到安全问题,她在执勤或者拍摄后索性就住在单位。

都说付出总有回报,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王菊萍用手中的相机接连创作出了组照《疫情生活》《我的抗疫战友》《14天的守护》等多组反映公安民警抗疫优秀作品,组照《疫情生活》不仅在今年9月入选浙江省第十八届摄影艺术展,同时还入选了2020“瓯江行”丽水摄影大展。组照作品《14天的守护》在今年9月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科普摄影大赛中荣获优秀奖。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王菊萍执著坚守在她的工作岗位,当然她的公安题材摄影创作也在继续。王菊萍说,过不了多久,自己就要退休了,那时仍会继续将镜头对准自己的战友,继续创作公安题材作品。如果说自己对摄影的喜爱是一种乐趣,对公安工作是一种责任与担当,那么这两者结合就是自己生命里最美的情怀!


参考资料